第十二节 新的产业

烤猫股票的分红,进一步刺激了股价的上涨。在此之前,从来没有任何一直股票有着如此夸张的分红额度,之前身为A股股民的我,已经彻底忘记有股票有分红这回事了。从这点上我真正体会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价值投资。

超预期的分红,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,大家疯狂地在论坛上求购烤猫股票,最终价格上涨到0.8BTC左右。

三月份我的新书被台湾一家出版社看中,要出繁体版的小说,于是约我到深圳细聊,正好我心里一直期待着和烤猫见一次面,好好和他聊一聊,听听他的具体想法,于是便给烤猫发了邮件,表示想要去他那边看看,烤猫很快回信,表示随时欢迎股东实地查看。

于是,三月初的时候,我从老家飞到了深圳。和出版社的相关人员见面谈好事情之后,我按照烤猫所给的地址,来到了一个科技园附近,然后我在马路的另外一侧见到了烤猫。

说实话,初次见面所看到的烤猫和想象中的形象有很大的落差,瘦高的个头,面带青涩笑容,看上去就仿佛是刚刚从校园出来的应届毕业生一般。我们相互之间说了一句“Hi”,连握手的环节都省却了,两个相对内向的宅男就这样完成了初次接触。

这次的会面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高大上,一见面我们的话题就进入了主题,烤猫主要介绍了公司大概的情况,如团队的组成,现在矿机的进展,以及现在正在做的事情。然后,他带着我去其中的一个矿场进行参观,当时他们的模式是一条龙全吃,从芯片设计到最终将矿机部署,挖掘出比特币,全部都包括在内。

参观的那个矿场,是最早期部署的,里面显得有些乱糟糟的,布线散热之类的都没有任何讲究,一切都以能够跑起来为标准,以现在的眼光来看,这样的矿场实在是太原始了,但是正是早期这样的矿场,支撑了烤猫公司前期那惊人的分红。一个这样的小矿场,最终的产出量,估计有上万币。

周围空气的温度有些高,明显比外面的温度高出至少五度以上,墙壁上有一个巨大的原型孔洞,因为这个矿场没有进风口,只有出风口,只能在墙壁上打出一个大洞来进风。站在风洞前面,感受着进风带来的清爽,我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,我所站的这个地方,便是全世界最大的几个矿场之一,就是比特币社区中成员口中的神秘矿场。

烤猫从一开始给我的印象便是务实,这个风格实际上就是他们的一种公司文化,不讲究任何花哨的东西,一切都以实用主义为首要目标。这点也和他们当初的定位非常相符,通俗一点地说,就是屌丝战胜高富帅,哈哈!

我们绕着工业园周围的一条小路边走边聊,主要是烤猫在说,我偶尔问几个问题,在他面前,我原先积累的知识又显得很贫瘠了,矿机生产这块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完全没有开垦的处女地。在聊天的过程中,我了解到,烤猫他们现在除了自己部署,接下来有意开始销售矿机。

听到这里我不由心中一动,详细询问了一番,结果发现他们对这个暂时还没有想好,没有决定到底是采用直销的模式,还是代理模式。我在这之前已经参与过多个公司,不同行业都有,但是都有一个特点,都和互联网关系紧密,再加上我自己本身的兴趣也一直在这一块,所以对这个还是挺有心得和经验的。

于是我尝试着和烤猫沟通了一番,主要突出我自己的一些优势和经验,然后表达出自己的意愿:如果他们考虑走代理模式,不妨优先考虑我,因为我有现成的场地和销售团队。这个想法和在我来之前其实根本没有想过,我原先也根本不知道烤猫他们有意出售矿机,毕竟他们之前主要是部署,也没有对外说过要销售矿机的情况。

在交谈中,我请教了烤猫对股票当前股价的看法,他委婉地表示,之前也没有想到能够有这么大的涨幅,说也无法预料到后来怎么发展,但是他们公司有着比较清晰而长远的规划。他也是比特币的狂热爱好者,基本上都是持币,并没有套现。

绕着马路转了几圈,我和烤猫的第一次会面就这样结束了,没有想象当中的庞大厂房,也没有高档写字楼,有的,只有在全速奔跑的刀片矿机,这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停机的新一代印钞机,分分秒秒都在创造者利润。不起眼的厂房却用一根网线连接着整个世界,为全世界的比特币人贡献者自己的算力,维护着整个比特币网络的基础运转。

这个矿场的左边是一个服装厂,里面熙熙攘攘灯火通明,工人们紧张忙碌地将一匹匹布裁剪成各种形状,最终变成款式各异的服装。而在矿场右边,则是一个电子厂,已经实现了半自动化生产,各种精密仪器全速运转,将一个个元器件组装成功能强大的电脑主板。偶尔见到两边有人从矿场路过,眼中露出带点疑惑的目光,可能他们心中对这个新搬进来的神秘邻居感到有些好奇。毕竟,这个另据一天到晚都锁着门,平时也见不到什么人在里面工作,实在奇怪得紧。

其实,就算他们跑到里面来参观,也根本看不出来这些机器到底是干什么的,我对烤猫开玩笑说,就算是有小偷进来,估计也只是偷着这些设备卖给电子垃圾处理商,甚至可能会不屑一顾,反而会将旁边的那台用来做服务器的二手PC电脑给搬走。

他们根本想不到,这些架子上的任何一片板子,其价值都超过了四万人民币,也就是说,整个矿场里面几百块板子,总体价值已经超过了至少两千万。

我有一种感觉,这是一个新的产业,也是一个新的信号。

在计算机或者互联网的早期,苹果、微软、谷歌,今天这些大家都耳熟能详,一听就十分高大上的巨头公司,当年的情景也和现在何其相似,在当时谁都无法预料到,这些在车库中开始的家庭作坊式小团队小公司小幼苗,在一二十年后,能成长成为撑天大树,拥有改变世界创造未来的巨大影响力。

我的血液中有一种激情在蔓延,在澎湃,因为我猛然间发现,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触摸到了世界的最前沿。

标签:none